当前位置:首页 / 古言甜宠文,她躺在一张锦缎床上,手脚却被缚着,一丝不得动弹 正文

0

古言甜宠文,她躺在一张锦缎床上,手脚却被缚着,一丝不得动弹

| admin发表于2019-04-16 | 个浏览

古言甜宠文,她躺在一张锦缎床上,手脚却被缚着,一丝不得动弹

六嫁

内容摘要:雨落下来的时候,黄昏的颜色已褪尽了,月亮不曾出来过,横斜的疏枝之外,只有暗淡的云霭。小雨廉纤,初时不觉,待走了数十个来回,才感到脚步都被雨水沾得滞重。她抬头,仍是不见星月,不由微微皱了眉。她收回目光,就看见一个人站在秋夜的花廊的尽头,负手而立。她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从他微微欠身的姿态知道他是在恭恭敬敬等着自己的。她想起来了,这里是鸣霜苑,是自己让他住进来的。他的一切都是她给的,可是他耐心地等候在彼端的样子,就好像他很笃定,她一定会朝他走过去一样。她朝他走了过去,一直走到了他的面前,不足半尺之地。他后退半步欲行礼,她淡淡看着,他便止住了动作,垂下眼帘低声道:“公主殿下为何事烦心?”她舒口气道:“只是出来走走。”闻言,他低头将油衣双手呈上,“在下见天落了小雨,殿下却未携伞,一时仓促,只得这一件油衣,还望殿下保重玉体。”她抬了抬下巴。他便自将那油衣抖开,倾身为她披上,戴好风帽,将细绳绕至她的下颌下,松松系了个结。然后又退开两步。那一个瞬间,她几乎能闻见他的呼吸,带着夜雨暧昧的清气。即刻便散去了。她瞥他一眼,复转身,又往花廊上走去。他便跟随在后。“柳先生。”沉吟许久,她终是问出了口,“齐国的冯将军,可信吗?”身后的人步子明显地一顿,俄而却道:“殿下在想齐夏两国的战事?”她走在前面,他只能看见她的背影,包裹在暗沉的黑色的油衣底下。她的声音里好像带了笑:“为这一场战事,本宫可等了两年了。费尽心机套住齐王和夏公,你道本宫是为了什么?”他想了想,道:“为了夏国的盘田三县,膏腴之地?”她静了一晌,回过头来,隔着缥缈的雨帘朝他一笑,“不错。”黑暗的夜色下,嫣然的一笑,简单的两个字,就坦承了自己的野心。“但还不止于此。”她又道,转过了头去,却不做解释了。他知道不该再问,便只道:“在下听闻冯将军战功彪炳,权位煊赫,在齐国也是一手遮天的人物。”她点了点头,“本宫便是怕他出尔反尔。齐王既死,留下孤儿寡母,全靠这姓冯的一力支撑国体,本宫看他是个聪明人,他也不会相信本宫的。”“说到出尔反尔,”他淡淡地道,“殿下不是早已得心应手了么?在下猜测,殿下应当已有准备了才是。”她没有说话。细雨迷蒙中,他感觉她似是又笑了。

指奴为妃

内容摘要:昏暗的牢房里,灯火幽冥。她,是丞相府里养的、一个最卑微的下人。而他,是权倾朝野的丞相的独子,圣上钦赐的侯爷。本来,一个是低贱的奴婢,一个是高高在上的侯爷,本该各自一方,毫无交集。一次护送,却千不该。万不该,她不该不知天高地厚——得罪了这个主子。于是,行刑之后,她又在这间牢房里,被残忍夺去了清白。前世被爱人背叛,今生惨遭凌辱,失了身,失了心,她被送进王府,成为了献给王爷无数个女人中的一个。本想躲在王府里,就这样清清静静地过下半辈子,谁知,朔月王朝战功赫赫的慕王爷,却偏偏把她当成是他——侯爷的女人,处处敌视侮辱,让她痛苦,让她无奈。可他渐渐感到无力,因为,她依旧活得坚强隐忍,笑靥如花。直到,他身陷绝境那一刻,她用自己的命,换取他的平安。回眸一笑,宛如当初,就这样消失在他的世界里,不顾他在身后声嘶力竭的喊声,不顾他的痛苦和悔不当初——天不老,情难绝。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

宠后

内容摘要:宫室奢华,香烟袅袅,入目的尽是那华丽高贵的颜色。她躺在一张铺着锦缎床单的床上,腹部微微隆起,手脚却被紧紧缚着,一丝不得动弹。床边站着几个人,衣着异类,皆是神色复杂。其中一人手里握着一把银弯匕首,刀光锋利,她脸色愈渐惨白起来,然后,宫门忽然打开——有个男人走近了。看不清容貌,却知他身材忻长挺拔,周身的气场,矜贵凉薄而桀骜不驯。他说,“动手吧……”真好听的声音,低哑深沉,只是为什么她听到这声音……心好痛……似乎瞥了她一眼,男人又添上一句,“雪儿的身体,不能拖了。”那个拿着银匕的人向男人弯腰行了个礼,然后,那把银色的锋利匕首,便向她心窝扎了下来——“不要——”银若猛然从床上睁开眼睛。红色的帐幔,依旧陌生的让她一时恍惚不知身在何处。“公主,你醒了?”小秀掀开帘帐,却见银若还在剧烈的喘息,周身颤抖,一张脸苍白的像纸一样,浑身都被汗水打透,蹙眉,“是不是又做那个噩梦了?”她扶住小秀的胳膊,指尖冰凉,“小秀,给我倒杯凉水。”那个梦,熟悉真实的叫她害怕。喉间滑过凉意,银若的脸色尚缓和一些,小秀接回茶盏,面色担忧,“公主,您自来这里和亲以来,便总是做这个诡异的梦,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……”一个月前,银若的皇兄,北凉的皇帝,召她入书房商议事。与其说商议,却是已经定好的事情。东瀚势力如今愈发强大,日渐走向衰败的北凉自觉威胁,答应东瀚提出的和亲来求得侥幸的安宁。为表诚意,和亲的公主名义上是镜心公主,皇帝的亲妹妹,太后所出的掌上明珠。“银若,你知道镜心性子不及你,为了北凉安宁,你可愿意代她和亲?朕知道你最记挂你母妃,所以打算把你母妃从冷宫里接出来,你以心儿名号在东瀚一天,朕也必当生母侍奉你母妃一天,如何?”皇帝的筹码是她母妃,她又能如何?天已亮,姜银若合衣起身,脸色却许久平复不下来。她转身从身后的枕上摸出什么,袖下的手指缓缓捏起来将它握在手心,神色渐渐和缓。那是一把弯刀,东瀚的样式,小巧华丽,剑鞘的部位是瀚文辉月两字,却有些磨损,是经常触摸留下的印记。

男主是皇帝的小说,她是史上最具话题的女人,也是皇上最心爱的人

宅斗言情文,沈溪死了,可她又活了,这一世欺她害她的都要讨回来

军婚甜宠文,我跟一个陌生人领了证,还住到了一起

大女主强文,生前不负泪盈腮,何计后人倒喝彩

宫廷古言文,大婚之夜,红烛残烧,她却独守空房

该文章转载自:AV在线 中文字幕

猜你喜欢

暂无评论:

评论已关闭

最近发表
标签
  • 没有任何标签
  • 最新评论